2013年11月,亞洲知識管理學院一行人在院長廖湘琨博士的帶領下,前往嶺南大學拜會了嶺南大學副校長,世界貿易組織前副總幹事施雅德教授,並就「全球化趨勢下中國經濟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議題對他進行了訪問,訪問節錄如下:

問 : 廖院長 答:施雅德教授

問:針對中國房地產泡沫和地方政府不計後果的財政支出問題,您有什麽看法?您認為上述問題會引發中國的債務危機,進而削弱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嗎?

答:中國經濟現時的首要任務是如何規避風險,以保持穩定均速的發展。目前中國經濟發展勢頭良好,但人們對「泡沫」的擔憂情緒主要聚焦在房地產、股票市場和債務問題這幾方面。中國的房地產市場的確存在泡沫現象,但民眾對於房產的需求和投資的渴望是一種客觀的市場生態。房地產市場價格的形成與中國龐大的人口總數,人口遷徙的特點及民眾收入水準提高等因素密不可分。綜上所述,房價上漲是必然結果。相比房地產泡沫,我更憂慮中國的債務風險問題。地方政府不計後果,盲目追求數量的房產項目投資勢必引致地方財政的破產,作為中央銀行對此應設立不同級別的警戒線來減低風險,規管和加強對地方銀行借貸業務的監控,而相關政策的執行也應確保到位。

問:對於中國經濟轉型,以保持經濟增長這一議題,您有什麽看法?您認為中國不能廢棄低成本製造業,當中結構性的改革可為中國帶來什麼機遇或危機?

答:我對中國經濟抱持積極的態度,但樂觀中卻不無擔憂。言而總之,審慎地觀察後再做決策比貿然的行動更加明智。現時,有「世界加工工廠」之稱的中國,正喪失其在低成本製造業方面的優勢。隨著場租、勞動力成本激增和勞動力市場不穩定的影響,外資在華工廠成本不斷攀升,漸漸喪失了其原有的優勢。90年代初,大批企業來華設廠,如今卻紛紛因為成本上升問題,陸續謀求其他更廉價的製造加工國,例如越南等國家,而這正是我憂慮之處,故對市場變化的細緻觀察是必要的。有分析家擔心中國會重蹈拉美國家的覆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我卻持樂觀審慎的態度,日本、香港、新加坡等經濟體均能跨過「中等收入陷阱」,將中國與拉美國家相提並論未必貼切。但預計至2020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將可能停留在某一個收入水準。我認為中國現時需要考慮兩方面的內容,一是如何保持基礎製造業領域的競爭力,二是如何提升政府在行政和立法方面的工作效率,維持市場的靈活與穩定。

問:作為新興經濟體國家的中國,是否可以結盟的方式來增加其在IMF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

答:對於IMF的核心成員國而言,要求其分散權利是十分困難的。作為新興的經濟體,中國在IMF的地位近年顯著提升,位次已僅次於日本。長遠來看,中國政府仍需要採取一些策略性的行動來獲取更多的影響力和話語權。我建議中國政府繼續通過提升在IMF中的投票權和持份來加強實力,並積極尋求與其他
成員國的結盟。

問:隨著中國經濟對拉美地區影響力的增強,中國經濟放緩對拉美地區出口市場的衝擊風險也相應增大,您如何看待中國和拉美商貿關係這個議題?

答:我認為不應放大中國經濟放緩對拉美地區造成的影響。雖然在拉丁美洲地區,巴西和墨西哥等國先後與中國建立了出口貿易關係,但這種關係並不存在過分的依賴。相反,中國和拉美之間的貿易僅涉足拉美等國礦產和農作物的進出口貿易,關係相對單一,不涉及其他的金融投資行為。也正因如此,所以這其中是存在著巨大的投資發展潛質的。中國需要更多的新興市場,而作為全球第一大出口國,中國可以尋求在製造業領域與拉美等國的投資合作,建立完整的產業鏈合作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