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13

記: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趙:澳門大學趙偉校長

記:面對全球化所帶來的衝擊,大學教育有何挑戰?

趙:
全球化同時為大學教育帶來各種挑戰與機遇。機遇在於加快了人類、科技及知識流動的步伐,大學能從世界各地吸納優秀的教師與學生,籍此交流與合作,對本地科研文教帶來傑出的貢獻。

至於挑戰方面,全球化促使了跨境合作、交通發展及國家改革開放,教師與學生們得到更多機會到海外發展與留學。對國家人才流失及本地教育所帶來的衝擊越趨嚴峻。

記:那澳門大學如何吸引及挽留本地人才呢?

趙:
為了挽留人才,澳門大學決意打造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優中顯優。除了正常的課程外,澳門大學為其校內的專才提供額外的管理、領導及溝通才能培訓,讓他們在專科發展外,得到全面的發展。此外澳門大學設有全額贊助機制,讓學生們能到世界各地知名學府留學深造。在計劃推行至今,澳門大學的學生在國際知名大學中,平均GPA達3.62水平,成績優良。這些機制不但提高了學生們的自信心及歸屬感,更使澳門教育越趨優良。

記:作為一個知識產權的專家,你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有什麼意見呢?

趙:
知識產權可以從兩個方面說明,第一是傳統的,例如專利及版權等。而第二種則是一個較新的領域,那就是迅間的訊息採集權。

例如子女在海外讀書,父母能否透過校園的攝錄工具,觀看子女的狀況呢?這些以現在科技都能做到的,卻没有機構提供這類商業服務,那是因為知識產權的問題未曾解決。現在還没有一個國際公認的標準與法律,允許什麼人在什麼時候及場合能夠採集這些訊息並進行買賣,導致這巨大的商機不能發展。

現在電郵、伺服器、網上廣告都是商機,這些都是屬於傳統的知識產權。而新的產權就是訊息的迅間採集、發送、管理及銷售等。假設澳門大學擁有校長室的產權,那它擁有這房間的訊息採集權嗎?這是說不清的。那私隱權呢?也該考慮。所以就財產的擁有權或同質的擁有權來看,將來將會劃分多個擁有權,以免爭辯。
這與知識管理一樣,知識分動態和靜態,專利亦然,你寫上專利的是靜態,例如一本書。但是透過談話的知識交流便是動態,那這些訊息誰可以採,誰可以賣,誰有使用權呢?所以從以上的例子來看,專利權的發展與法律必須相輔相承,相研而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