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今知識經濟的時代,全球知識與技術都不斷變化,無論是國家、社會、企業、教育團體或個人,同樣受到數位化知識的影響,面對著史無前歷的變革。

對「知識型」和「全球化」的見解

作為歷任八年香港科技大學校長、並被亞洲知識管理協會頒授榮譽院士的朱經武教授,認為在知識型經濟中,大學作為知識生產的機構,主要肩負著三項使命:
一、 要創造新的知識
二、 要發展新的技術
三、 要培育年輕的人才

邁向知識型社會,知識與技術變成社會上舉足輕重的利器。同時在宏觀的角度上,全球化也是由同一個源頭衍生出來的大趨勢。面對這些轉變,朱教授認為「有很多方面需要改進,譬如說怎麼能夠使資源更有效地被應用?然後當然也要有足夠的資源,這是很重要的,特別是現在金融危機發生以後,怎麼能在世界上有更好的競爭力?現在很多國家政府都已經看到這個重要性。」

社會上正在面對的重大變化,朱教授一直都密切留意世界各地政府推行的政策。「美國國會準備在科學、技術,以及高等教育上進行大規模的投資。日本儘管出現經濟蕭條,出現很多問題,但也更需要作出大量投資。台灣、南韓、中國大陸也是一樣,所以我希望我們香港也這樣做。」身在香港推動科技發展,他很高興能看到香港政府最近著意推行的多項科技投資,「一百八十億研究基金很順利地通過,以後這三年的經常費用也很順利地通過,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不過除了經費投資以外,他認為更重要的是人才須更倍努力。
「不思長遠必被超越」

記得八年前朱教授剛上任時,矢志希望把科大發展成像麻省理工大學的學府。如今他光榮卸任,贈言「不思長遠必被超越」,他認為離當初的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工作就是這樣,應該把目標放得很高很遠,才會繼續向前走。」在朱教授的領導下,科技大學這幾年來已有很多成就得到全世界的認同。「這是第一步,」他滿意地說,「得到認同以後我們繼續努力的話,結果就會產生了。」正如他經常以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為例子,「它才建立了五、六十年,整個加州南部的聖地牙哥大區域,已經變成美國的科學經濟重鎮,完全是因為那個學校。」
在科技大學任職多年,原來這是朱教授當初完全沒想到的。「完全是意外的。正是因為沒想過,所以這個收獲使得我增加了一份意外的興奮。當時我是打算來三年的,現在到走的時候沒想到已經是八年了。」這八年以來,科技大學得到很多國際的認同,也得到很多很好的榮譽,這一點讓他感到非常驕傲。此外,高等研究院的成立,更是獲得世界的認同。「上星期我們才舉行正式的高等研究院學術論壇,世界上一些很有名的學者,來了差不多有22位,包括很多位諾貝爾獎金得主,其他的都是各國的科學院士。所以我們都覺得很難得,香港有這麼多的腦力資源集中在一起。」

希望研究能幫助人民

離開科技大學,朱教授並沒有退下火線的意思,而是準備好投入人生另外一個篇章,「我有很多計劃。」朱教授淡淡然地說,原來他已經為美國的一組研究團隊計劃好未來的三項任務。「第一項是美國政府支助我成立的一個International Consortium(國際協會),希望能夠找到新的『室溫超導』。第二項是我有朋友成立了一個基金會,由我來負責,主要是探討世界材料物理的科學應該朝哪個方向發展。第三項跟我自己的興趣有關係,因為我們過去二十年來,做了很多關於高溫超導的技術、材料的發展,我希望能夠把這項技術用到實際上面,能夠發展一種比較廉價的磁共振影相儀,希望對發展中國家的人民有些幫助。」朱教授一直致力物理研究,並不是流於理論,而是由社會上的需求出發。「現在一台最少要一百五十萬美元,我是希望能夠降低到三十萬美元左右,而經濟模式方面該怎麼進行,就跟管理協會有關係了。」作為本會的榮譽會長,朱教授也對相關的任務作出概括的聯想,「是不是能夠利用互聯網組織和統一起來,創造一個新的經濟模式,使更多國家和人民都能享受到這種服務呢?」

2005年政府耗資億元推行奈米技術研究,由科技大學統籌,但也支持了不同學校各方面的研究。「進行得相當不錯,」朱教授滿意地表示,「有些項目已經在產業化,譬如說現在有些在美國買到的空氣過濾器,也是我們學校同事發明的。那種過濾器能過濾空氣裡的髒東西,還會利用紫外線殺死細菌。」朱教授非常重視研究的實用性,成果能否改善人類的生活是他已成為他奮鬥不懈的力量泉源,也加上他在學術上的傑出成就,在國際上屢獲殊榮。

對亞洲知識管理協會寄厚望

獲授亞洲知識管理協會榮譽院士,朱教授感到非常榮幸。「我注意到過去的院士們,他們的成就都遠遠超過我。所以我覺得能夠參與裡面於有榮焉,覺得非常幸運。」

問到朱教授對亞洲知識管理協會將來發展的路向,他瞇眼一笑,謙虛地說:「這個很難講,因為我才剛進來,是最新的成員之一。但是我相信協會裡面,在創會會長廖博士以及其他的領導之下,一定能很好地發展,對這個創造知識型的社會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當中的會員有工業界、金融界的,再加上政府和學術界的,我想這是再好沒有了。」